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 股票基金 > 13年13倍的基金是如何铸就的?兴全基金副总经理董承非透露秘诀

13年13倍的基金是如何铸就的?兴全基金副总经理董承非透露秘诀

时间:2020-02-16 20:39

  文/新浪财经 王妍

摘要 面向未来,哪些投资可能获得更丰厚的收益?为什么权益资产是未来10年最值得配置的资产之一?

投资赢家都在关注 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历史总是不断地重复。2018年年底对市场的恐惧,转眼就变成2019年年初的贪婪。然而当行情快速反弹至3000点上方,我们更需要理性的声音来指明方向,拥有十六年经验的投资老将、兴全基金副总经理董承非及时给出了他的思考。  近期,兴全趋势以成立13年来累计超过13倍的收益及22.70%的年化回报摘取了第二个晨星年度基金奖,也将董承非再度拉到聚光灯下。这位沉静内敛的基金经理从2013年10月28日起开始管理兴全趋势投资,截至2019年3月19日任职回报达到160.36%。  不仅如此,董承非管理了近9年的兴全全球视野,任职期间也创造了超过三倍的回报。今年来他所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兴全新视野和兴全趋势投资都实现了超过25%的回报。  都说“投资有道”,“道”在哪里?对公募基金来说,给投资者的回报就是“道”的体现。那么对于2019年的市场,董承非又是怎么看的呢?  市场观点  市场迅速回暖主要源于过去几年个股跌幅巨大以及市场参与主体权益仓位不高,在大环境稍有好转的情况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迅速上升所导致,而非基本面的支撑。虽然从整体看,目前的水位可以接受,而且可以带来正回报,但是短期内局部的泡沫积累迅速,可以预见后续市场的波动会进一步加大。  今年的行情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来自于风险偏好的上升,源于2018年整个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好被严重压制。但是基本面至今还没看到根本的改善。目前指数的点位并不算高,但结构性的泡沫已经积累不少,企业盈利能否跟上的不确定性将形成一定的压力,也是接下来市场波动的主要来源。现在高波动只是刚刚开始。  操作策略  首先今年的市场是可为的,其次,经过价值投资的洗礼,市场终将会向成熟市场靠拢,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中长线看还是比较乐观,大量的配置资金最后都会流入权益市场,提高配置比例是大概率事件。我也会积极地去捕获结构性的机会。  我从去年十月开始加仓,当前的权益仓位还是相对偏高,但并不会满仓:一方面是个人风格问题,我习惯手里拿着一些现金,有看好的标的可以及时买进,而不用通过卖股票来腾挪;另一方面我对市场并没有那么乐观。我做得更多的是调结构,就是把组合里面的一些基本面相对差一些、反映比较剧烈的比例调低,把组合的波动逐步降下来。  投资风格  从2003年加入兴全基金,历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管理部投资总监,直到现在的公司副总经理,董承非在长期的投资生涯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即稳健均衡又不拘一格,坚持自己的判断,拒绝随波逐流。这也是他所管理的产品长期获得良好收益的主要来源。  我自己投资风格首先是会做仓位的选择,有时候仓位波动会比较明显;其次,不会固守在某一类风格的股票上;第三,使用的投资工具比较丰富,涵盖定增、可转债、可交换债等多种下方风险可控又不失上涨空间的投资工具,不断在市场上挑选出风险收益比最佳的大类资产。  此外,无论是投资价值型公司还是投资成长型股票,最终都落实到风险与收益的取舍。不要为博取高收益去冒不可知、不可测的风险,平时我也一直在向基金经理反复强调这一点。  重仓股  翻看董承非的重仓股也可以发现,他的持股不会特别偏重某个行业,而是在估值合理的前提下均衡配置,实现风险收益比的最大化。此外,转债一直是董承非偏爱的投资品种,在为组合提供足够“安全垫”的同时也能增厚收益。  兴全趋势  兴全新视野  兴全社会责任

  在董理看来,投资不仅仅是自上而下思考逻辑的事,更多的时候“量”才是决定因素,这似乎与他对数字极其敏感有很大关系。

作为家庭资产配置,很多人会想到房产、定存、黄金、股票、债券等等,这些都是不错的投资品种。但面向未来,哪些投资可能获得更丰厚的收益?为什么权益资产是未来10年最值得配置的资产之一?

图片 1

  在采访这位身材高大的80后基金经理过程中,常被其不苟言笑的严谨态度所感染。北大数学系毕业的董理,一路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将天蝎男的理性和数学的精髓融入到投资当中。以严谨、稳健为投资纪律,以长期收益为目标,以无比的热爱为动力,力争在投资的道路上行稳致远。

理由1:最不应忽视的投资品种。

近期,兴全趋势以成立13年来累计超过13倍的收益及22.70%的年化回报摘取了第二个晨星年度基金奖,也将董承非再度拉到聚光灯下。这位沉静内敛的基金经理从2013年10月28日起开始管理兴全趋势投资,截至2019年3月19日任职回报达到160.36%。

  近日,新浪财经专访董理,就A股当前走势、中美贸易摩擦、当前宏观经济政策等,为投资者进行了解读。

2015年,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做过一个专题研究,对比过去146年16个国家的货币、国债、股票和房产等四大类资产。其中,股票的收益率在年化7%-8%的水平,长期来看最具备保值功能和投资价值,是战胜通胀的最好工具。

图片 2

图片 3

美国沃顿商学院杰里米。西格尔教授的研究也有类似的结论。蓝色线条表示股票,意味着除去通货膨胀影响,1802年你投在股票上的1美元,到2013年已经具有93万美元的购买力!而债券、黄金则仅仅是1505美元、3.21美元。

不仅如此,董承非管理了近9年的兴全全球视野,任职期间也创造了超过三倍的回报。今年来他所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兴全新视野和兴全趋势投资都实现了超过25%的回报。

  谈A股:机遇与风险共存之年

所以说,资产配置最不应该忽视的,就是权益资产。

图片 4

  A股尚不具备大牛市条件,但今年比去年乐观

巴菲特的老师、投资大师格雷厄姆,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了50年之后,给投资者提出了一条忠告:“投资者投在股市的资金一定不要少于25%或多于75%,当市场下跌时,投资比例就要更接近75%,上涨时就更接近25%。”

都说“投资有道”,“道”在哪里?对公募基金来说,给投资者的回报就是“道”的体现。那么对于2019年的市场,董承非又是怎么看的呢?

  今年以来,A股市场出现快速上涨,上证涨幅一度超过25%,创业板指涨幅超过了40%,对此,董理认为,股价由流动性、估值以及基本面共同决定,从各方面评判,A股目前尚不具备牛市基础,2019年大概率不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牛市。

理由2:高质量股票≈20年前黄金地段房产?

市场观点

  首先,流动性的释放并未达到牛市所必须的水平。他认为,2018年弱势下跌是流动性收缩与基本面下行的共振带来的结果,虽然今年流动性开始逆转,但也仅仅只是开始释放。即使简单的与2015年牛市相比,今年也相差甚远,因此从流动性来看今年出现大牛市的概率较小。

我国居民家庭的财富配置可能正在改变中。一方面,人口红利在逐渐减弱,2018年中国大陆新出生1523万人,创历史最低水平,可以想见未来房价的高速增长或将难以为继。另一方面,政策反复重申“房住不炒”,表达明确态度。

市场迅速回暖主要源于过去几年个股跌幅巨大以及市场参与主体权益仓位不高,在大环境稍有好转的情况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迅速上升所导致,而非基本面的支撑。虽然从整体看,目前的水位可以接受,而且可以带来正回报,但是短期内局部的泡沫积累迅速,可以预见后续市场的波动会进一步加大。

  其次,宏观基本面尚未出现拐点。GDP增速的压力较大,基本面如果不配合,市场信心会受到影响。

M2表示市场上可用于投资的资金量大小,目前仍保持8%以上的增长。所以资金在非常充裕的情况下,可能大概率会流向金融资产,而股市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

今年的行情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来自于风险偏好的上升,源于2018年整个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好被严重压制。但是基本面至今还没看到根本的改善。目前指数的点位并不算高,但结构性的泡沫已经积累不少,企业盈利能否跟上的不确定性将形成一定的压力,也是接下来市场波动的主要来源。现在高波动只是刚刚开始。

  但他认为,基本面带来的巨大扰动在与去年流动性共振下得到了充分释放,甚至是过分释放,这使得整体估值很低,即使经过了年初上涨,估值优势仍然存在,叠加流动性支撑,董理认为今年的股市会比去年乐观。

理由3:牛还是熊?看你站在哪里

操作策略

  此外,董理认为,流动释放出来之后会与基本面形成共振,随着流动性被逐渐引导到实体经济,基本面也会受益,只要边际出现改善,就能有效提振市场信心,这也是今年环境要优于去年的原因之一。

回看国内A股,9月26日上证综指再次回到2929点,而十年前的2009年9月26日是2839点——指数十年基本没变。立足当下,很多人可能看到的更多是风险。

首先今年的市场是可为的,其次,经过价值投资的洗礼,市场终将会向成熟市场靠拢,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中长线看还是比较乐观,大量的配置资金最后都会流入权益市场,提高配置比例是大概率事件。我也会积极地去捕获结构性的机会。

  今年市场波动会比较大,投资者可适当参与

都说A股“牛短熊长”,不过你可能没注意到,基金市场其实是“牛长熊短”。统计2004年以来主动权益基金表现,只有2008、2011、2016、2018年的平均收益为负,其余12年都赚钱;上证综指则有8年下跌。另外,虽然上证综指还在3000点徘徊,但今年以来已有985只主动权益基金创新高。

我从去年十月开始加仓,当前的权益仓位还是相对偏高,但并不会满仓:一方面是个人风格问题,我习惯手里拿着一些现金,有看好的标的可以及时买进,而不用通过卖股票来腾挪;另一方面我对市场并没有那么乐观。我做得更多的是调结构,就是把组合里面的一些基本面相对差一些、反映比较剧烈的比例调低,把组合的波动逐步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