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 电子商务 > 自主可控料仍是大基金投资“主轴”

自主可控料仍是大基金投资“主轴”

时间:2019-12-26 03:52

原标题:自主可控料仍是大基金投资“主轴”   □本报记者 吴科任  12月23日,A股集成电路板块遭遇重挫,部分个股跌停。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国科微三家芯片设计公司此前均发布公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家大基金一期”)拟自该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所持三家公司不超过1%的股份。截至12月23日收盘,国科微跌停,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分别下跌6.66%、5.10%。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大基金一期进入回收期,减持是正常操作,市场不必过度解读。大基金的运作充分市场化,大基金一期回报率充分证明国产半导体产业的投资价值。尽管减持短期可能压制A股市场半导体热度,但长期看大基金会继续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值得关注的是,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  投资方式多样化 存展期可能  就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的原因,上述三家公司的公告均提到是为实现股东良好回报。  国家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9月,规模为1387亿元,设立之初就确定了5年投资期、5年回收期的规划。目前5年投资期已满,随之进入回收阶段。后续如果有必要,经股东大会批准,基金的存续期可以再延长5年。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国家大基金一期持有20家上市公司股票,投资方式较为多样化,包括Pre-IPO、定增、协议转让、债转股等。  方正证券指出,“大基金将兼顾产业发展需要和市场反应,在投资周期较长、国内外差距仍较大的领域,有进入5年延展期的可能;在已取得国际竞争力且经营较为成熟的领域,退出节奏会更为缓和,方式上可能采用大宗交易等。”  方正证券进一步指出,2018年出台的集成电路产业相关政策超过20个,地方政府、企业设立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规模超过1000亿元。伴随政策的出台,社会资本对集成电路产业热情高涨,或成为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的潜在买家。  中信证券电子组首席分析师徐涛认为,“预计大基金一期未来5年内会有序退出。大基金成立意义在于扶持国内集成电路项目,本质在于扶持产业而非完全注重投资收益。大基金一期回收期内总体会考虑投资国家战略安排、投资时间顺序、市场反应等情况,制造、封测、设备等重资产型项目通常投资回报期较长。”  徐涛分析,在首次减持的三家IC设计公司中,国科微为第一家获得大基金实际注资的设计公司,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先前均通过老股转让方式取得。首批减持采用集中竞价方式,后续可能采用大宗交易等其他方式。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系正常操作。如临芯投资合伙人邹俊军认为,“大基金”也是基金,在助力国家半导体产业发展过程中,获取一定投资回报后退出是正常操作,符合基本的商业逻辑。  市场化运作 发挥引导和支持作用  成立以来,国家大基金一期一直秉承“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的原则进行运营投资,同时坚持国家战略和市场机制有机结合的方针指导基金投资。主要运用多种形式对集成电路行业企业进行投资,充分发挥大基金对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引导和支持作用。国家大基金一期采取公司制的经营模式,与以往的补贴模式有本质的不同。  一位曾参与过集成电路项目海外并购的国资背景投资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大基金的运作是“市场说了算”,市场效率大大提升。大基金是产业发展的推进剂。  近年来,国家大基金一期的投资对撬动社会资金投入、提升行业投资信心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在大基金的引导带动下,国内集成电路行业投融资环境明显改善。  国家大基金一期管理人华芯投资曾对外披露,按照基金实际出资,中央财政资金占比计算的放大比例为1:19。从子基金来看,基金所投11只子基金总规模为660亿元,投资项目投融资总额约1700亿元,对基金投资放大比例接近1:12。从基金牵头组建的芯鑫租赁来看,累计向集成电路及半导体企业投放近400亿元,在投资促进融资方面实现了1:11的放大效果。以集成电路行业中资金密集型特点最为显著的制造业为例,中国大陆集成电路制造业2014年-2017年资本支出总额相比之前四年实现翻倍。  从资金投向看,国家大基金一期偏重于对资金需求度更高的制造环节,并重点投向国内龙头企业。例如,对中芯国际的承诺投资约215亿元,长江存储方面达到190亿元,华力微电子约116亿元。其中,长江存储项目是最大规模的单笔投资。  二期投资三大特点  一期进入回收期,二期将接替进行投资。工商信息显示,国家大基金二期于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041.5亿元,股东数达到27家。从认缴金额看,单一股东最大投资规模为225亿元,最低的为1亿元。其中,12位股东的认缴金额在100亿元及以上,合计1745亿元,占总注册资本的85.48%。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大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较为集中和成熟的地区均参与了国家大基金二期的出资。最为突出的是长江经济带,从东向西依次有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湖北、重庆、四川等地的资金直接(或间接)参与,认缴资金合计1002亿元。此外,北京、福建、广东(含深圳)等地也在积极参与。  从资金结构看,二期较为多样化。有中央财政直接出资,如财政部认缴225亿元;也有地方政府背景资金,如亦庄国投认缴100亿元;有央企资金,如中国烟草总公司认缴150亿元;也有民企资金,如福建三安集团有限公司认缴1亿元;有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资金,如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认缴30亿元;也有专注于电子及集成电路领域投资的资金,如深圳市深超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认缴30亿元、建广资产认缴1亿元。  中信证券表示,预计二期2020年开始进行投资,不会采用二期直接承接一期的形式。中信证券测算,一期投向制造、设计、封测、设备材料等产业链各环节的比重分别是63%、20%、10%和7%。预计各领域龙头企业仍然会成为二期重点投资对象。其中,制造环节占比仍然最大,重视材料设备、设计,新增应用方向,且继续支持先进封测领域。  方正证券判断,国家大基金二期投资会有三个特点,制造类项目投资金额占比仍会超过60%;对半导体国产设备、材料的龙头公司会加大投资;布局5G、AI相关及国产率仍低的设计公司。

12月23日,A股集成电路板块遭遇重挫,部分个股跌停。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国科微三家芯片设计公司此前均发布公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拟自该公告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所持三家公司不超过1%的股份。截至12月23日收盘,国科微跌停,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分别下跌6.66%、5.10%。

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大基金一期进入回收期,减持是正常操作,市场不必过度解读。大基金的运作充分市场化,大基金一期回报率充分证明国产半导体产业的投资价值。尽管减持短期可能压制A股市场半导体热度,但长期看大基金会继续支持半导体产业发展。值得关注的是,国家大基金二期已于10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041.5亿元。

投资方式多样化 存展期可能

就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的原因,上述三家公司的公告均提到是为实现股东良好回报。

国家大基金一期成立于2014年9月,规模为1387亿元,设立之初就确定了5年投资期、5年回收期的规划。目前5年投资期已满,随之进入回收阶段。后续如果有必要,经股东大会批准,基金的存续期可以再延长5年。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国家大基金一期持有20家上市公司股票,投资方式较为多样化,包括Pre-IPO、定增、协议转让、债转股等。

方正证券指出,“大基金将兼顾产业发展需要和市场反应,在投资周期较长、国内外差距仍较大的领域,有进入5年延展期的可能;在已取得国际竞争力且经营较为成熟的领域,退出节奏会更为缓和,方式上可能采用大宗交易等。”

方正证券进一步指出,2018年出台的集成电路产业相关政策超过20个,地方政府、企业设立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规模超过1000亿元。伴随政策的出台,社会资本对集成电路产业热情高涨,或成为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的潜在买家。

中信证券电子组首席分析师徐涛认为,“预计大基金一期未来5年内会有序退出。大基金成立意义在于扶持国内集成电路项目,本质在于扶持产业而非完全注重投资收益。大基金一期回收期内总体会考虑投资国家战略安排、投资时间顺序、市场反应等情况,制造、封测、设备等重资产型项目通常投资回报期较长。”

徐涛分析,在首次减持的三家IC设计公司中,国科微为第一家获得大基金实际注资的设计公司,兆易创新、汇顶科技先前均通过老股转让方式取得。首批减持采用集中竞价方式,后续可能采用大宗交易等其他方式。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家大基金一期减持系正常操作。如临芯投资合伙人邹俊军认为,“大基金”也是基金,在助力国家半导体产业发展过程中,获取一定投资回报后退出是正常操作,符合基本的商业逻辑。

市场化运作 发挥引导和支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