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金沙澳门官网手机版 > 电子商务 > 4月信贷社融增量双双回落,未来结构性宽松可能性大

4月信贷社融增量双双回落,未来结构性宽松可能性大

时间:2019-12-01 16:44

中新社北京5月9日电 中国央行9日发布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显示,新增人民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双双出现回落。

在一季度新增信贷超预期增长下,4月金融数据表现也备受市场关注。5月9日,根据央行官网最新公布的2019年4月金融数据显示,当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和新增人民币贷款均有所回落,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亿元。4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今年在利率双轨并一轨进程加速的情况下,利率和流动性传导机制变得更通畅,流动性边际上的收紧可能影响到了信贷市场,可能是导致社融和信贷规模增速回落的重要原因。

继一季度信贷、社融放量增长后,4月信贷增量出现小幅回落。

今年4月,中国人民币贷款增加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8733亿元,同比少增2254亿元。

图片 1

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36万亿元,同比少增4080亿元。

同时,4月末,广义货币余额188.47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余额54.06万亿元,同比增长2.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7个和4.3个百分点。

新增贷款同比回落

“4月信贷增量在一季度冲量后正常回落。”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联席首席宏观分析师罗云峰认为,新增贷款略低于预期,主要受非金融企业贷款下降影响。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4月信贷环比下降主因为季节性因素,而增量超预期下降至1.02万亿,信贷增速由13.7%回落至13.5%,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在前期快速投放之后,存款类金融机构普遍对未来流动性约束存在担忧。且从投放结构来看,4月信贷投放超预期减少,企业短期贷款负增长,中长期贷款明显低于近两年同期是主要原因。此外,居民贷款表现也较近两年同期弱。

具体而言,在新增信贷方面,4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2万亿元,同比少增1615亿元。3月的这一指标为人民币贷款增加1.69万亿元。

此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一季度例会重提“货币政策总闸门”,对下一季度的货币政策走向作出前瞻。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重提“总闸门”之后,市场普遍预期未来市场流动性不及前期宽裕,进而信贷投放偏保守。“信贷增量环比季节性回落,投放减速体现对流动性约束担忧。”他表示,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方向未变,松紧适度目标或因外部因素有所调整。

连平认为,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方向未变,松紧适度目标或因外部因素有所调整。尽管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给近期货币政策定下了稳健、松紧适度的基调,然而若是外部负面冲击过大,货币政策依然会发挥逆周期调节的功能,不排除加大定向偏松调节力度的可能。

分部门看,4月住户部门贷款增加525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093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165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347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41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823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874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417亿元。

M2回落不能判断是变紧的信号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丽娟表示,随着一季度末冲存款等因素的消退,4月人民币贷款回落也属正常现象。但从另一方面看,近日公布的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显示,4月为50.2,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经济扩张速度有所放缓,企业融资需求下降。

4月末,广义货币余额188.47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低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余额54.06万亿元,同比增长2.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7个和4.3个百分点。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伊楠也认为,4月新增信贷同比减少主要是由于企业部门贷款大幅下降,反映出企业融资需求和银行部门风险偏好双双下滑。

“M2有所回落在预期之内,回落0.1个百分点不能判断是变紧的信号。”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主因是受贷款增速与社融增速回落的影响。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看来,尽管今年1月央行实施了降准,但到一季度末公开市场却又持续暂停逆回购。1月降准之后,DR007下行,一季度一些时候银行体系流动性过于宽松,加之一季度经济增长超预期,通胀水平有抬升的态势,央行似乎有意停止投放流动性甚至回笼资金,引导货币利率回到政策利率上方,以避免造成“流动性幻觉”和单边预期。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M2增速回落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4月份我国外汇储备规模结束“五连升”,较3月回落38亿美元,不利于流动性投放;二是,财政存款增加5347亿元,导致货币回笼;三是,信贷增长较去年同期减慢,货币派生能力减弱。

社融规模同比少增4080亿元

连平分析,M2增速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体现了近期央行货币政策松紧适度的调控要求。但值得关注的是,尽管信贷增量超预期少增,考虑到社融中新增企业债融资等并未明显下降,以及地方债的持续增长,M2增速回落的原因可能还有4月缴税的拖累影响超市场预期。

从社融增量来看,同样有所下滑。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3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080亿元。3月的这一数据为社会融资规模增量2.8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28万亿元。

而对于4月M1较上月显著下降1.7个百分点,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是受增值税率调整的影响”。3月工业生产活动显著加快,工业增加值环比出现跳升,带动M1环比大幅上升。随着增值税调整落地,工业生产有所放缓,带动4月M1增速出现回落。